楔子到世界去

   当我坐在水边,我想把潺潺的水声传给你听;当我站在山巅,我想把山间的白雾拍给你看。我看见这世间的万水千山都会想到你,我很想你。我现在在房间,依然很想你。

  1

  夏日的雨总是来得猝不及防,他从不形影单只,总是裹挟着狂风一起肆虐,随着电闪雷鸣一起共舞。即使暴风雨可以使伫立窗边多年的老槐树弯腰屈服,却无法吹散空气中潮湿闷热的气氛。我烦躁的翻了个身,扯开从正方形变成长条状

  像破布一样缠在我身上的被子,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赤裸着双脚下了床打开房门,我停在楼梯口,依旧保留着那个人的习惯,没有开灯。屋子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一道闪电掠过,我似乎看见了你的身影,只怪光速太快,转瞬即逝。我清楚的明白惊雷会随即而来,却不顾一切的往下飞奔。雷声轰隆而至,预料之中,我滚了下去,狼狈的趴在地上,动一下脚踝却是钻心的疼。我困难的翻了个身,安静地坐在那里,听到雷声逐渐减小,感受到风雨逐渐的远去,看到闪电不再光顾。汗水被风干,双脚感受到冰凉,麻木渐渐袭来,眼前却始终是一片空旷黑暗。

  我似乎明白了,你不会再出现了。若你在的话,一定不忍心我看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那么久,你会佯装怒的呵斥我:“快起来,感冒了怎么办!”同时也会小心翼翼的拉起来我。我仿佛感受到你在旁边,一定是你的保佑才让我从楼梯滚下还安然无恙,我撑起身体,似乎看到你在无形中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艰难的转过身,不再去理会那噬人的幻境。一瘸一拐的离开这个让人喘不过气的空间,我将自己的躯体放置在床边……

  心里盛满了水,不敢动,怕漾出一地的悲伤。窗外又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大面积大面积的忧伤攻城略地,占领画面所有边角,成为高唱凯歌的王。我清晰地感觉到孤独与无助。将自己埋进皱如腌菜的铺盖,泪水不受控制喷涌而出。我终于承认,你真的离开了我。永远不会再有那么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从楼下摸索着踱步走进我房间,紧紧搂住因害怕打雷而缩在床角的我,轻拍着我后背,温柔的哄道:“不怕不怕,囡囡乖,外婆在这里。”我总会在这柔柔的话语中沉沉睡去。外婆就像勇敢的骑士守护着我,抵御着来自风雨雷电这条恶龙的袭击,而我则在这安全的港湾中仿佛回到母亲子宫的婴儿。

  “囡囡,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啊。昨儿我接你放学时老师夸你呢,今儿下午外婆给你煮肉吃啊!”我嘴里吃着猪肉馍馍,手里拿着外婆才剥好的白鸡蛋,忙不迭的点头应着外婆的话:“好嘞!”外婆慈爱的用长满老茧的手轻轻拂去我嘴角的油渍……逗号似的蝌蚪在唇边浅漾。睁开眼睛,仿佛脸上茧子摩擦产生的余温犹存。

  2

  去看看吧!到外婆的里去看看啊。

  走着去吧,外婆说过那是个安静的地方。这个美丽的存在曾多次被外婆提起——南河坎。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河两岸自然高起所形成的屏障。南河是那里人们的母亲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她说,那里的人们都很善良,有一年四季都开着的花,有从栅栏里边伸出来的樱桃,有只吠不咬人的狗,还有啄了别人家粮食的小鸡仔。她说,那里是个好地方。我将不再只做那个“梦里走了许多路,醒来还是在床上”的人,我要打碎我的梦,去那个外婆的世界,看看。

  3

  背着包,带上空气,孑然一身的去遇见传说中的桃源,更重要的是遇见那个将我带大的那个人的青春,去领略她所遇到的风景。

  在路上,记忆像温柔的洪水猛兽将我包围……外婆在嫁给外公之后便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她也说自己不孝顺,都没有回家去看看。可更常说的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总会有个他乡变成故乡。”但幼时的我,渐渐长大的我,总会看到外婆向南方凝视,眼神凄迷,神容却十分平静。小时候的我不懂,渐渐长大的我也不懂。

  但我没有踌躇。“出了大门,一直往南方走,不会太远。”我听见一种美妙的声音。或许是来自心底,世界给我的第一个记忆,在指引着我在冥冥之中去寻找向前;又或许是因为“地上的人死了,天上就会多一颗星,因为她要给活着的人指个路,照个亮”。不论怎样,我向南走。

  人有的时候会有一些感知。在日落时分,我驻足停留,见到记忆中的第一个标志物——石狮子。他威武雄壮的守卫着这片土地,凶神恶煞的他在我眼中却分外亲切。我凑上前亲热的蹭了蹭他的脑袋,和他道声好。我很开心,终于进到这个世界的入口……

  伴着名唤“南河”的水流潺潺,我看到了那座环绕着金色光晕的谷堆,我仿佛看见一个妙龄少女正拿着一本《了不起的盖茨比》,带着特有的忧郁的嗓音就着空气传来“我们奋力划桨,拼命与波浪作斗争,最终却被冲回到我们的往昔。”可我也分明记得你曾告诉我,岁月是条无尽的长河,希望我坐上前行的船,永不返航。我离开那座失去你的伤城,让一切变得简单。就像你从前尝试着去做那个年代的第一代女飞行员,我在尝试着拥有一个伟大的梦想,多好。

  我也瞧见了那在暮色中若隐若现的写着“衙门”两字的牌匾,记忆蔓延深远。脑中自动浮现出你娓娓讲述的声音“这座衙门建于清朝,经历了民国时期的动乱,撑过了鬼子侵略中国,熬过了文化大革命,到今天依旧以庄严肃穆的形象巍然屹立。因为它代表的是公正,你也一定要做一个公正的人!”我揣着敬畏的心情凝视良久,随后踏上青石板继续我在这个世界中的行走。

  外婆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南河水培养了她如水的温柔,似水的坚强。随着夜幕降临,天上繁星点点。我仿佛看到在并不太明亮的月光下,美好的女孩留着齐耳短发,身着淡青色旗袍,手提一盏月白灯笼,在夜课后与女伴手挽手携同回家,留在青石板上的是踢踢踏踏的高跟鞋清脆的回响……

  路上行人寥寥,我走进那家名叫“落花时节又逢君”的小客栈,伴着原木的香味埋葬自己。“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我终于到了你的世界,但你却不在。

  4

  茫茫的雾气中,我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时光的另一头走来。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

  望你我缘分未尽,下辈子还会相遇,期待最好的久别重逢。

  风将哭声带上天际,藏在白云后面。世上没有办法追回的是已消失在时光中的人与事。但我却终究无法释怀,到了你的世界不愿离开,幻想着一个人的天荒地老。